国康海外医疗
北京市肿瘤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北京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免费咨询电话
13148471259
两个月的特罗凯让EGFR阳性晚期肺癌患者病灶完全消失

对于存在EGFR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可使用靶向药物如易瑞沙特罗凯治疗,但是多数情况下靶向药物会耐药,一般一年左右病人就开始耐药了。当然一代耐药之后还可以用三代靶向药物,但是三代靶向药物再耐药呢?

其实我们留心看一下,总有一部分病人可以将一种靶向药物吃很多年,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文献将来解析下,这里是完全的巧合,还是事出有因。

2012年4月,一名52岁的女性病人因疲劳和咳嗽而入院,CT影像学检查显示肺左侧上叶萎缩,左肺和纵膈有肿块。肝右叶存在两个疑似转移灶,一个大小为4.2厘米,另一个是1.4厘米。气管镜穿刺活检证实为低分化腺癌。病人的其他病史包含高血压、胃食管反流、慢性肾脏疾病和关节炎,病人之前有抽烟史。

病人开始了四个疗程的姑息性化疗,化疗方案为顺铂(75mg/m2)和培美曲塞(500mg/m2),3周一个疗程。

2012年9月化疗结束后进行CT检查,化疗产生了疗效。最大的肝部肿瘤病灶缩小至1.6厘米,但是肺左上叶病灶继续进展,病人出现了咳嗽症状。因此病人在2012年9月接受了放射治疗,计量为20Gy,分5次放疗完成。

2013年3月CT扫描显示肝部病灶出现进展,超声检查证实肝部转移灶的大小增大至2厘米,患者开始使用厄洛替尼(特罗凯)作为二线治疗,计量是每天一次,一次150毫克,由于腹泻的原因,病人只忍受了两个周期的特罗凯治疗。

2013年5月,CT扫描显示原发病灶消失,肝脏未检查到转移病灶,这一完全缓解的情况通过超声检查获得了证实。

研究者对病人之前的支气管镜组织样本进行了基因检测,发现是存在EGFR基因的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尽管没有进一步的干预和治疗,截止2017年7月,病人的转移性肺腺癌没有发生复发。

对于存在EGFR基因突变的肺腺癌患者,靶向药物TKI比标准的化疗可以产生更高的治疗应答率,也就是更多的病人显示出有效。但是出现完全缓解,也就是肿瘤病灶完全消失的情况是很罕见的,大概低于2%。

之前有文献报道使用靶向药物完全缓解的情况,但是往往维持的时间很短,肿瘤很快复发,又不得不使用维持性的治疗手段。但是本研究的案例中,病人只接受了两个周期的特罗凯治疗,就因为毒副作用而终止了治疗,然后截止本文献发布时,病人的肿瘤病灶完全消失4年多了,没有任何复发的迹象。

研究者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小编原汁原味地编译出来:如果肿瘤病人有不可忍受的副作用,而且通过靶向药物获得了完全缓解(影像学检查病灶完全消失),停止靶向药物可能是一个有前景的治疗策略。


总结

这篇文献就给大家编译完了,更多详情可以参考下面的参考文献,不过这个文献给我们什么启示和思考呢?是不是这只是一个特例呢?

首先,我们不知道文章的two cycles是怎么理解,两个周期是多长,从文章的前后时间推断,肯定不会超过2个月。

2013年3月检查进展,2013年5月检查完全缓解,之后再未治疗。所以吃特罗凯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两个月。

其次,为什么2个月时间不到,特罗凯用上去就显示出这么好的效果?之前的化疗,放疗是否对后续的特罗凯治疗发挥了助攻作用?这个还真是未知。

不过推测应该是有的,化疗和放疗这些传统的治疗措施有助于将肿瘤病灶组织打散,药物可能更容易进去。当然这里是否也有免疫治疗的因素也是未知的。本来免疫和癌细胞对峙着,处于了下风,肿瘤病灶进展,结果靶向药物一上,打压下去绝大多数癌细胞,免疫细胞扫荡了残余。

病人因为特罗凯的治疗完全缓解,然后完全停药了对不对?是否还有残余的病灶死灰复燃。

我们目前没有任何技术手段可以判断一个病人是否还有残留的癌细胞,如果真是没有了,继续吃特罗凯确实没有必要,但是我们目前没有任何技术判断说没有了,有病人的肿瘤病灶埋伏了10年后又复发的,所以可能即便是目前的情况非常好,仍然不能掉以轻心,需要使用其他的措施来密切监控,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这里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因此需要您和主治医生详细沟通。

最后,小编编译这个案例是想给病友们增强一下信心,有的时候并不是说远端转移了,完全就是几个月了。没有任何希望了,这个世界总是有奇迹和神话,能否争取到它们,这个需要您首先相信“它们”是存在的。特罗凯价格请咨询国康海外医疗。